貴州凱里原市長:省內能告倒我的人還沒生出來


“在貴州省范圍內,能告倒我的人還沒生出來。”

  去年2月14日,洪金洲近乎囂張地回應商人樊虎(化名)的舉報警告。

  彼時,1963年7月出生的洪金洲,身兼凱里市委副書記、市長,凱里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貴州爐碧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幾大要職。

  樊虎發出舉報警告的當天,洪金洲又被選為黔東南州副州長。

  樊虎與洪金洲的沖突,緣于洪金洲收受錢財后,卻不依法行政,致使樊虎損失逾百萬。

  面對洪金洲略帶挑釁的回應,樊虎開始向中紀委、貴州省省委、紀委、檢察院進行實名舉報。

  樊虎的舉報有如鯰魚效應。

  其他向洪金洲送財物而沒辦成事的商人亦開始舉報,并從中曝出洪金洲的一條隱秘貪腐邏輯:收受財物后,小部分錢財上交紀委,截留大部分;面對商人舉報發難,“錢財已交紀委”成為其不辦事兒的擋箭牌。

  持續舉報的商人們,終于在今年上半年看到成效。

  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長劉鐵男5月11日因嚴重違紀被調查,洪金洲因進京爭取能源項目涉入其中。

  舉報和新案的合力,讓洪金洲避無可避。

  劉鐵男案發第9天,洪金洲被免去除黔東南州副州長以外的所有職務。次月上旬,貴州省紀委將他帶走調查。

  隨著洪金洲被查,凱里市副市長陳鵬、市人大副主任王智、國土局局長歐陽昌亭、市政府辦公室出納胡貴芬(音),以及多名地產商也相繼被紀委帶走調查。以洪金洲為中心的凱里官場窩案,暴露無遺。

  5月份被免六職

  6月下旬以來,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凱里市的市民們,茶余飯后多了一個談資——市長洪金洲落馬。

  1963年出生的洪金洲,2006年12月起擔任凱里市委副書記、市長。今年,是他第二屆任期的第一個年頭。

  去年上半年就開始實名舉報洪金洲的樊虎,一直關注凱里的官場動態。

  “紀檢部門調查洪金洲,是從今年5月份開始的。”樊虎說,今年5月20日,凱里市突然召開全市領導干部會議。

  據凱里市政府網消息,在這次會上,黔東南州州委常委、組織部長王貴宣讀文件,任命張淼為凱里市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中共凱里經濟開發區工委委員、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兼),中共貴州爐碧經濟開發區工委委員、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兼),提名為凱里市人民政府市長人選。

  張淼履新的職務,原屬洪金洲,當天洪金洲只是以黔東南州副州長的身份出席會議。

  任期內突然去職,讓樊虎覺得有些詫異。

  而會上的一些細節,也印證了樊虎的詫異。

  在凱里市政府網消息中,當天會上,洪金洲對自己主政期間工作進行總結,并寄望“新領導的帶領下凱里市經濟社會更好更快發展,力創輝煌業績。”

  繼任者張淼并未對前任作出評價。“遵守法紀,廉潔自律,打造團隊,奮發有為,帶頭做好表率”是張淼講得最多的內容。

  樊虎后來從凱里和黔東南州官員處打聽到,在免除洪金洲凱里市市長這天,貴州省紀委、省檢察院已成立聯合辦案組,介入調查洪金洲。

  “辦案組對洪金洲出招,是在6月9日下午。”樊虎得知,被辦案帶走時,洪金洲正好在州里開會。

  “錢已上交紀委”成擋箭牌

  洪金洲之所以案發,樊虎說,這與像他一樣的舉報者太多有關。

  從事廣告行業的樊虎,與洪金洲認識是在2002年。彼時,洪金洲剛從黔東南州鎮遠縣副縣長調任凱里經濟開發區,任管委會副主任。

  樊虎公司的廣告牌因設在凱里經濟開發區境內高速公路旁,洪金洲以未經凱里經濟開發區審批為由,將樊虎公司制作的廣告牌全部拆除。

  “高速公路旁的廣告牌,只需通過貴州省交通廳行政審批即可。”樊虎說,因不滿洪金洲不依法行政,他將凱里經濟開發區告上法庭,并勝訴。

  雙方由此結下梁子。

  樊虎說,這以后,他曾給洪金洲送過錢,“數額不是很大”,他對早報記者說,但拒絕透露具體數額。

  雙方此后相安無事,洪金洲在2006年也調任凱里市長。

  但去年又起爭端。樊虎說,公司在高速路旁的四塊廣告牌又被凱里市的部門拆了,造成的損失逾百萬。

  樊虎認為,凱里市政府部門和凱里經濟開發區當初一樣,屬不依法行政。

  為此,樊虎在2012年2月14日,洪金洲當選副州長這天,跑到洪金洲辦公室,當面理論。

  洪金洲的答復讓他很失望:“你這廣告牌拆了,對,要拆,錯,也要拆。”

  想到自己曾送錢打點仍遭不依法行政,樊虎當著洪金洲的面表示,要向上級舉報。

  洪金洲的答復,讓樊虎當時“差點氣死”——“在貴州省范圍內,能告倒我的人還沒生出來。”

  末了,洪金洲還警告樊虎,還想不想在凱里混?

  “我當時就覺得這哪里像副州長、市長,完全像個流氓。”但是,對于洪金洲的能量,樊虎也有所聽聞,“之前,聽說凱里市有官員曾舉報過洪金洲的問題,但洪金洲三五天就能知道舉報內容。”

  樊虎最終還是決定進行實名舉報。他開始給中紀委、貴州省委、紀委、檢察院等部門寫實名舉報材料。

  樊虎說,去年11月份,貴州省委辦公廳一組曾三次對他的舉報材料作出處理意見,要求凱里市進行妥善解決。

  在樊虎實名舉報后,其他商人也紛紛效仿。樊虎說,“這些商人,大多被洪金洲坑過,其中不乏地產商。”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早報記者透露,這些地產商,為在凱里拿地,都曾送給洪金洲較大數額錢財。

  “同一塊地塊,送禮的開發商會有幾家,能拿到地的,往往是送錢最多的。”這位知情人士說,不管事情辦成與否,送去的錢財,洪金洲都不會退還,這讓沒拿到地的開發商感到憤怒。當開發商找到洪金洲提起所送的錢財時,洪金洲的答案是——所送錢財已上交紀委。

  上述知情人士說,商人們通過多番打探才了解到,洪金洲收受錢財后,的確有向紀委上交,但只是上交小部分,大部分截留。遇到商人舉報發難時,“錢財已上交紀委,不怕告”則成了擋箭牌。

  對于該說法,凱里多個不愿具名的官方人士,也給予了證實。更有官員向早報記者透露,這些地產商,一直在北京舉報洪金洲。

  早報記者8月7日從黔東南州紀委了解到,官員如果上交收到的錢財,一般都是將錢財存入紀委廉政賬戶。

  對于“洪金洲是否向紀委上交錢財”,州紀委辦公室一名負責人并未否認,“洪金洲一案由貴州省紀委辦理,過去的相關材料,現階段屬保密期。”

  卷入劉鐵男案

  “除了商人舉報外,洪金洲案發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卷入劉鐵男案。”當地官員吳洋(化名)向早報記者透露。

  吳洋說,和劉鐵男扯上關系,緣于凱里爐碧經濟開發區內的一個重大能源項目——中國國電集團公司清江電廠,該項目總投資額為100億元。

  “這是貴州省的重大項目之一。”凱里發改局局長王建勇對早報記者說,凱里電能資源原本就匱乏,隨著凱里經濟開發區、爐碧經濟開發區的成熟,入駐企業日漸增多,電能帶來的瓶頸效應更加明顯。這也凸顯規模為4X660兆瓦的國電清江電廠的重要性。“電廠若能及時批復,投產,將會改變貴州黔東南一帶的電能供應問題。”

  王建勇記得,電廠立項工作2008年就已完成,凱里為此成立籌建協調領導小組,專為電廠的前期工作服務。

  早報記者查閱《凱里市年鑒》獲悉,清江電廠項目在2009年通過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專家論證,決定落戶爐碧經濟開發區爐山工業園區。

  而爐山工業園區,也為國電清江電廠準備了1400畝建設用地。

  2011年12月15日,洪金洲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透露,清江電廠前期工作全面完成,已報國家發改委核準。

  按計劃,清江電廠在2012年下半年開工建設,2014年一期項目建成發電。

  清江電廠項目簡介顯示,建成后,電廠年產值50億元、產生的稅收為5億元。為此,項目介紹末尾喊出:“大干588天,確保項目建成投產。”

  孰料,負責項目審批的國家能源局一直不對清江電廠給予批復。王建勇說,為了這個項目,貴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都曾赴京做工作。

  作為省級重點項目之一帶來的壓力,王建勇深有感觸——市里給發改局加壓、州里向市里加壓,州里則承受著來自省里的壓力。“一級壓一級,項目沒批下來,毫無政績可言。”

  2011年上報國家能源局審批后,洪金洲也經常赴京為項目審批奔走。王建勇說,人雖到了北京,但根本見不到對項目審批有推動作用的領導,審批一直不能落實。

  吳洋說,在這種情況下,洪金洲走了歪路——想辦法向劉鐵男送禮。

  據《財經》報道,洪金洲去年12月3日左右進京拜會國家能源局,“進貢”劉鐵男100余萬元。但3天后,劉鐵男即被實名舉報。

  今年5月11日,劉鐵男因嚴重違紀被中紀委調查,洪金洲隨即被供出。樊虎也表示,辦案人員也曾說過,中紀委曾介入過此案,但后期主要還是由貴州省紀委辦理。

  劉鐵男案發第9天,洪金洲就被免去除黔東南州副州長以外的一切職務。

  官場28年一路升遷

  從參加工作,到50歲這年被紀委調查,洪金洲在官場摸爬滾打28載。

  1963年7月出生的洪金洲,是貴州省黔東南州鎮遠縣舞陽鎮人,父親洪安順曾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退伍后到縣城一家工廠工作直至退休,母親李安群曾在村上任過多年支書。

  20歲那年,洪金洲考入貴州省供銷學校計統專業。

  1985年從供銷學校畢業后,洪金洲成為鎮遠縣經委的一名工作人員。黔東南州州政府網站信息顯示,洪金洲在鎮遠縣經委履職的同月,他又被調到鎮遠縣農調隊。

  在農調隊工作5年后,洪金洲的工作單位又換為鎮遠縣計委,職務依然只是工作人員。

  1992年12月,29歲的洪金洲開始走向領導崗位——調任鎮遠縣尚寨鄉任副鄉長。

  3年后,洪金洲得到升遷,赴鎮遠縣報京鄉任黨委副書記、鄉長。

  洪金洲曾經的下屬譚女士告訴早報記者,尚寨鄉和報京鄉的歷練,顯露出洪金洲的領導能力。她說,這兩個鄉鎮分別是侗族、土家族聚居地,洪金洲在這兩個鄉鎮敢說敢做,修通了毛坯路,老百姓都服他。

  鄉鎮的出色表現,讓洪金洲仕途受益。

  1997年,32歲的洪金洲從報京鄉調回鎮遠縣城,任鎮遠縣建設局(現住建局)局長。

  鎮遠縣住建局的老員工向早報記者透露,洪金洲到建設局任局長后,遇到日后提攜他的貴人——比洪金洲大10歲的時任鎮遠縣長楊尤光。

  譚女士說,1997年,鎮遠縣城道路狹窄,需拓寬調整,沿街兩旁的居民樓房必須拆房擴路。

  但當時的補償政策比市民自建房成本價還低,市民的意見很大。

  主管城市建設的建設局局長洪金洲,在這次拆房中,表現突出,順利完成城市道路拓寬拆房任務。

  1998年,楊尤光升任鎮遠縣委書記時,在建設局工作剛滿一年的洪金洲被提拔為鎮遠副縣長,分管建設局。

  2000年2月,楊尤光調任凱里經濟開發區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同年12月,擔任著鎮遠副縣長的洪金洲,即被委任凱里經濟開發區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

  2004年9月,洪金洲從楊尤光的手中,接過凱里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一職。此時,楊尤光雖仍是凱里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但他已升任州委副巡視員、州政府州長助理。

  2年后,楊尤光在卸去凱里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一職離開凱里經濟開發區時,洪金洲亦于同年9月調任凱里副書記、副市長、代理市長。

  2006年12月13日,洪金洲當選為凱里市長,身兼數職的他,在2011年升任黔東南州政協副主席,步入副廳級干部隊伍。2012年,在卸任政協副主席的同時,洪金洲又收獲副州長一職。

  公開報道顯示,楊尤光現任黔東南州委副巡視員、州財稅金融協調領導小組副組長。

  能做事、敢做事、容易出事

  洪金洲雖被調查,但他曾工作過地方的官員、甚至舉報者,對他的評價近乎一致——能做事、敢做事、容易出事。

  樊虎說,洪金洲任職期間,凱里的城市變化的確很快,“以前凱里市的城市建設不如黔南州首府都勻市,但如今凱里比都勻要好很多。”

  凱里2006年至2013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些數據,也體現出這些變化:2006年12月10日,赴凱里履新3個月的代市長洪金洲,在當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披露,2006年,凱里全市GDP預計為44.22億元,財政收入在4億元。而2006年城市建成區面積為23.8平方公里。

  這些數據在今年1月22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GDP變為118.95億元,差不多是上任時的2.7倍;財政收入達到31.13億元,是2006年的7.7倍。而洪金洲主導下的凱里城市建設,在2012年城市面積已達到67平方公里,比2006年多了43.2平方公里。

  同時,洪金洲在任期間,市政府出臺的一些政策,也讓樊虎和吳洋覺得不錯。其中,在公路建設招標中,凱里市實行最低價中標。“這可以最大限度降低政府投入。”吳洋說。

  而另一項政策,則是凱里市2011年開始實行的《凱里市老齡社會保障補貼制度》,按規定,凱里戶籍60周歲以上的老人,每人每月至少可以領取100元“老齡補貼”。

  能做事的洪金洲,亦有敢做事的一面。在他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曾多次使用“大膽”一詞。比如,200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洪金洲就說:“大膽的規劃建設一批對我市長遠發展打基礎、調結構具有重大意義的基礎性建設項目;大膽吸引社會資金參與一批重大項目建設。”

  當然,這也包括大膽賣地。

  《凱里市年鑒》記載,僅在2006年至2011年期間,凱里共賣出土地超過11562畝。其中,2011年賣地面積為7007.25畝,成交價為242481.144萬元,但當年凱里財政收入卻只有20億元,比賣地收入還少。

  此外,2010年凱里城鎮建設用地獲貴州省政府批準3個批次,批準面積為1126.05畝,雖然凱里當年實際用地2個批次,供地面積為652.3575畝。但2010年凱里卻供應住宅用地22宗,面積達到1870.9545畝。

  黔東南州國土局規劃科工作人員在接受早報記者采訪時說:“如果不按批準用地,就屬非法用地。”

  同時,早報記者從黔東南州國土局了解到,去年,凱里獲批的土地面積為530.2923公頃,超過7954畝。對于實際使用情況,凱里國土局拒絕透露。

  吳洋說,洪金洲之所以牽涉賣地,主要是因為他喜好權力集中。“凱里市政府,副市長基本都沒有權,權力全都集中在洪金洲手里。權力過于集中,什么事都要經手管,容易產生腐敗,出事兒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妻子、父母均成送禮對象

  伴著洪金洲手中權力的增多,隨之而來的是登門送禮的人增多,他的妻子、父母均成為送禮對象。

  提到兒子落馬的事兒,洪母李安群把矛頭直指兒媳徐木珍。她對早報記者說:“都是那個女人害了我崽。”

  洪母介紹說,徐木珍,1961年出生,是舞陽鎮韭菜坪村人,只有小學文化。

  徐木珍與洪金洲的婚事,李安群至今耿耿于懷——“他們八字不合,這門婚事我當初堅決反對。”

  但徐木珍能說會道,用李安群的話說:“她的嘴巴,可以把樹上的鳥哄下來。”這讓洪金洲喜歡。

  李安群沒料到,徐木珍和洪金洲未婚先有子。雖然很不愿意,但她還是為徐木珍和洪金洲操辦了婚禮。

  對于婚后的徐木珍,李安群、洪安順夫婦的印象是——不孝順,結婚20多年,幾乎沒有給兩位老人買過東西。“她只顧娘家。”兩位老人說,這次出事兒后,相關部門曾到徐木珍娘家搜查。

  “一位參與搜查的民警說,從那邊家里搜出不少現金。”李安群告訴早報記者。

  對于收受別人的禮金,李安群還記得洪金洲在升任凱里市長后的對她和老伴兒的提醒:“如果禮金成千上萬,就別收。即便收了,也一定要上交。”

  兩位老人證實,在洪金洲官越做越大,送禮的人也越多。“大多都是陌生面孔,禮金往往都上千或近萬。”

  這些達到上交標準的禮金,最終,都被徐木珍拿走。“只要有人送來達到上交標準的禮金,徐木珍都會很快得到消息,并會趕來收走禮金。”洪安順說,“我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消息的,更不知道這些錢上交了沒有。”

  洪安順夫婦告訴早報記者,徐木珍出錢為娘家修建的3套房屋。“這3套房屋,僅是近8米高的堡坎,開銷都是上百萬。”徐木珍娘家附近的村民稱。

  當禮金積少成多后,財產保管成了徐木珍的一個問題。

  洪安順夫婦講述的一個事例,或許是徐木珍保管財產的方法——借用熟人身份證辦卡,存入巨額資金。

  那次,洪金洲的外公生病到凱里住院,徐木珍去探望時,了解到大舅媽需要辦醫保卡。在辦卡過程中,徐木珍偷偷用大舅媽的身份證辦了一張銀行卡,并存入幾十萬元。直至此番事發,眾人才得知。

  早報記者還發現,洪金洲三弟洪金福所經營旅游公司,從2009年成立以來,注冊資本一直為30萬元。但今年2月25日,該公司突然增資4970萬元,出資人為洪金福本人。

  早報記者調查了解到,洪金福在鎮遠縣城經營一家規模一般的酒家, 4年時間盈利4970萬元,用當地工商局工作人員的話說“有些不可能”。

  公司驗資報告顯示,增加的4970萬元資金,全是現金交易,交易地在貴陽。

  洪金福在接受早報記者采訪時說,這筆錢的來歷,他不想說,組織上已對此進行調查。

  一批官商“配合調查”

  樊虎說,隨著洪金洲被調查,凱里一批官商先后被帶走“配合調查”。

  副市長陳鵬、市政府辦公室出納胡貴芬,先于洪金洲被紀委帶走調查。

  1972年3月出生的陳鵬,貴州黃平人,2011年從凱里萬潮鎮黨委書記調任凱里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后,2012年8月,陳鵬即被提名為凱里副市長。

  負責市政府辦公室出納工作的胡貴芬,留給樊虎的印象,那是一個開著奔馳上班的女人。

  繼陳鵬、胡貴芬之后,凱里人大副主任王智、國土局長歐陽昌亭,也相繼被帶走“配合調查”。

  吳洋說,王智2011年12月升任人大副主任,之前曾擔任凱里房產局長。而歐陽昌亭,則在國土局長一職上擔任較長時間。

  在官員相繼被調查的同時,樊虎還從專案組了解到,凱里市幾家大型房開企業老總也被請到紀委“配合調查”。其中包括貴州東昇集團董事局主席唐紹平、凱里金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張錫林。

  負責案件辦理的黔東南州紀委副書記吳中鋒,在接受早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陳鵬、胡貴芬兩人的案件,紀委已調查結束,并將移送檢察機關調查。對于陳鵬、胡貴芬所涉案由,吳中鋒說,“忘記了”。

  樊虎從辦案組了解到,洪金洲目前很配合調查工作,其涉案調查已報經貴州省委常委會。由于洪金洲是貴州省人大代表,目前,正在依法罷免其人大代表資格。來源:東方早報

 
發布時間:2013-08-13 14:58:10
<<  王林師徒交惡內幕:王林曾向巡視組舉報鄒勇   多國駐朝鮮大使館暫不打算組織人員撤離  >>
 
Copyright 2013© 搏朗建材 All Rights Reserved  
關于我們|人才招聘|聯系我們|


一本道在线电影,偷拍电影,欧美性交片,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